Loot NFT、Adventure Gold(AGLD)项目介绍

Adventure Gold(AGLD)是Loot NFT项目的原生ERC-20代币。

Loot NFT项目介绍

Loot NFT由社交媒体网络Vine的联合创始人Dom Hofmann创建,是一种在链上随机生成和存储、基于文本的冒险装备,于2021年8月27日在以太坊上推出。Loot的总量为8,000个,它是纯文本的链上NFT,任何人都可以参与铸造,以文本形式获得随机性的「装备」。

NFT称为Loot袋,其中包含独特的物品组合,且每件物品出现的次数不同。每个「袋」都有一个编号,让收藏家可以识别他们的NFT。编号1至7,777的袋子开放给大众,而7,778至8,000号袋子保留给该项目的创始人。

每个Loot包含8件装备,因此有8行字,每一行代表一种装备。每件装备都与以下内容有关:

1. 武器(Weapons)
2. 胸甲(Chest Armor)
3. 头甲(Head Armor)
4. 腰甲(Waist Armor)
5. 脚甲(Foot Armor)
6. 手甲(Hand Armor)
7. 项链(Necklaces)
8. 戒指(Rings)

Loot NFT、Adventure Gold(AGLD)项目介绍

黑底白字,这就是Loot NFT作品的全部。而代表每个NFT独特性的,不过是黑色背景板上文字的随机性且不唯一性。有网友直呼,如果其他NFT是「jpg」,那么Loot就只是「txt」。jpg给你限制,而txt则可以释放你无尽的想象力。

这些NFT免费分配给用户,他们只需支付交易手续费。但是,对各种组合的解释完全取决于社区。Loot NFT故意没有用户界面、视觉效果、统计数据或前端功能;相反,它依赖于8,000个NFT开放文本的集合,以便社区可以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解释它。

因其创新特性,Loot NFT在市场上引起了极大关注。虽然用户无法新增任何功能或实用性,但正是这种设计让它变得如此热门。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Loot,因此诞生了相当广泛的用途。

$AGLD代币介绍

Adventure Gold(AGLD)是以太坊上的ERC-20代币,由Loot社区发行,并作为Loot生态系统和治理的代币。AGLD由Will Papper创建(他也是去中心化投资协议Syndicate DAO的联合创始人),并于2021年9月正式上线。

AGLD的创建旨在回应Vitalik Buterin对战利品项目的支持,并鼓励其他人在此基础上进行发展。在Vitalik Buterin推荐后的第二天,Papper便开始着手Adventure Gold项目。Papper表示,他希望通过向去中心化游戏世界提供货币,并制定以Loot为核心的工程标准。

Loot NFT、Adventure Gold(AGLD)项目介绍

AGLD最初空投给Loot NFT持有者,每位持有者可申领1万枚AGLD,其余部分则在公开市场上释放。当AGLD在成交前几天价格飙升时,该空投价值一度达到7万美元/NFT。尽管缺少正式的安全审计,但AGLD的治理由创始人和数个匿名钱包通过多重签名进行监督。

AGLD通过与Loot NFT生态系统的整合,在去中心化游戏市场中开辟了新天地。其推出及随后的受欢迎程度表明,社区驱动和基于NFT的游戏经济体系受到显著关注。

代币分配情况

– 发行总量:7,730万枚(其中7,500万枚通过空投分发给LOOT NFT持有者,每个地址1万枚)

– 流通数量:7,729 万

– 流通率:99.99%

– 流通市值:1.107 亿

– 历史最高价:$6.611(2021-09-04)

– 历史最低价:$0.207(2022-11-10)

– 现价:$1.43198(2024-04-11)

Loot NFT 官网:https://www.lootproject.com

官方 X:https://twitter.com/lootproject

Discord: https://discord.com/invite/Q5KGjftshm

区块浏览器 :https://etherscan.io/token/0x32353a6c91143bfd6c7d363b546e62a9a2489a20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Metatrend元潮

(0)
上一篇 2024-04-11
下一篇 2024-04-11

相关推荐

  • 我抄底了被清算的NFT,却被OpenSea上了锁

    7 月 26 日,NFT  收藏者 zamunda.eth 于推特讲述了自己近期的糟心经历。 三个月前,zamunda.eth 购买了编号为 #3243 的 CrypToadz NFT,几个月来倒也无事,但今天 zamunda.eth 却突然发现 OpenSea  给该 NFT 添加了“可疑活动”标识,受此影响 zamunda.eth 将不能再于 OpenSea 挂单出售该 NFT(其他交易平台可以正常使用)。 一番调查之后,zamunda.eth 发现向 OpenSea 提交举报的是该 NFT 曾经的一位持有者(我们就叫他“暴脾气”吧)。“暴脾气”曾在 NFT 借贷平台 NFTfi  抵押多个高价值 NFT 并借出了加密资产,但在约定的还款期到来之时,却没能及时履行还款义务(没准抄底去了),因此这些 NFT 抵押品也进入了清算出售流程,zamunda.eth 正是这波出售的接盘选手之一。 此后,失去了所有 NFT 的“暴脾气”一怒之下在 OpenSea 提交了大量针对性的举报,这其中当前也包括针对 CrypToadz #3243 的举报,OpenSea 受理之后便给相关 NFT 打上了“可疑活动”标识。 值得一提的是,“暴脾气”还针对其中一笔涉及 BAYC 的交易对 NFTfi 提起了诉讼。不过就 zamunda.eth 后续透露,两笔交易在细节上存在不同(NFTfi 每笔借贷交易的条款并不相同,需要由借贷双方协商统一),BAYC 相关交易中 NFTFi 确实存在一定的违约嫌疑,但在关于 CrypToadz #3243 的这笔交易中,向“暴脾气”借款的一方甚至延长过还款时间,但“暴脾气”却再次违约。 zamunda.eth 最后表示,OpenSea 不问任何缘由,仅根据“暴脾气”的恶意报复就冻结了相关 NFT,这对买家的利益造成了切实损害。 简单捋下此事涉及的五个主体,按出场顺序依次为: “暴脾气”,这些 NFT 的前任 holder。 借贷平台 NFTfi,该平台允许借贷双方依照协商后的约定执行交易。借方可通过抵押 NFT 暂时借入一定的流动资金,在约定期到来之时还款(还要支付利息)并取回 NFT;贷方则可在约定期到来之时收回借款并获得利息收益,如果借方无法顺利还款,贷方有权支配(延期 or 清算)作为抵押物的 NFT;NFTfi 作为中间平台,负责在约定期间通过智能合约托管相关 NFT。 路人贷方,借给“暴脾气”资金的用户,也就是他在多次被违约后选择了取消“暴脾气”的赎回权,对 CrypToadz #3243 执行了清算。 OpenSea,交易平台,也是后来冻结 CrypToadz #3243 的平台。 zamunda.eth,接盘侠。 Odaily星球日报注:NFTfi 的一些还款细则 现在的情况是,zamunda.eth 作为一个普通的 NFT 收藏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到了 CrypToadz #3243,又因“可疑活动”标识无法在 OpenSea 正常出售该 NFT,其利益切实造到了侵害。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 首先来说“暴脾气”,如果 zamunda.eth 的话是真的(暂时只有单方表述),“暴脾气”显然是主要的责任方,因借贷违约而蓄意举报,致使已不再属于自己的 NFT 流通受限,确实不地道。 其次是 NFTfi,作为一个借贷平台,其本身在业务运转上并没有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NFTfi 的整套清算执行流程似乎并没有被 OpenSea 视作正常交易,而是依照“暴脾气”的举报视作存在可疑活动。 再然后是路人贷方,作为“暴脾气”的对手方,他一度延长还款时限,在借方仍未还钱的情况下选择走清算路线,合情合理。 最后是 OpenSea,作为当前市面上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OpenSea 采用了较为严格的风控机制。我们翻了翻 OpenSea 的欺诈活动举报页面,发现在填写关于“NFT 被盗”的相关举报信息时,需要详细描述具体 NFT、区块链、地址、被盗原因等相关信息。虽然无法了解到 OpenSea 在收到相关举报后会如何进行审核,但结合本案可以试着推测,如果相关 NFT 存在于 OpenSea 平台之外的其他转移记录(“暴脾气”转给 NFTfi,随后又转给了路人贷方),或许会被 OpenSea 标记为“可疑活动”。 Odaily星球日报注:类似 zamunda.eth 这样持有“可疑活动”标识 NFT 的用户也可申诉解锁,但根据我个人了解,相关申诉的效率并不高,甚至会耗时数月之久。 综上,答案似乎已经清晰。事件的一大矛盾点就是 OpenSea 不知为何没有将 NFTfi 的清算执行流程视作正常交易,而是判定成了可疑活动。 当然了,OpenSea 作为与 NFTfi 彼此独立的平台,依据自身标准而非外部记录来执行风控也不难理解。然而,这一判断上的偏差却在客观上造成了这起关于 NFT 借贷业务的尾部小摩擦,也让我们得以有机会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再次审视 NFT 借贷业务。随着 NFT 借贷业务的进一步扩大,相关违约事件势必也会越来越多。对于依赖交易平台来执行清算的上游借贷平台来说,或许需要去和交易平台做一些 B 端的合作沟通,从而减少类似事件出现的可能。 此外,让 zamunda.eth 如此愤怒的另一个关键原因在于 OpenSea 当前仍占据着整个 NFT 交易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在本次事件中,zamunda.eth 完全可以选择其他交易平台,但由于 OpenSea 的流量“垄断”,其他交易平台在出售效率上难免会打折扣,因此“可疑活动”标识才会如此具有杀伤力。一定程度上,这也可以被视为整个 NFT 产业的垄断风险,从市场的健康发展角度考虑,或许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交易平台。

    2022-07-28 Web3
    24.5K
  • Web3與傳統金融怎麼融合?10多名重磅嘉賓齊聚香港共同支招

    4 月11 日,國際Web3教育機構UWEB 與Bloomberg、C² Ventures 聯合舉辦的「Web3 與金融的融合:數字經濟新紀元」閉門精華論壇在香港舉行,本次閉門論壇吸引了200 多人參加,UWEB 創始人於佳寧博士、彭博香港策略發展業務總監Michael Elko、C² Ventures 創始人兼管理合夥人Ciara Sun 先後發表了主旨演講,來自傳統VC、Crypto 基金、DeFi、公鏈、鏈遊、CEX 等各領域的10 餘名嘉賓,圍繞彌合TraFi 和Web3 的鴻溝、香港Web3 產業的機遇和挑戰、Web3 生態系統的構建等進行了精彩的討論。 於佳寧:Web3 下一波週期的趨勢與機遇 論壇伊始,首先由UWEB 創始人於佳寧博士作了題為「Web3 下一波週期的趨勢與機遇」的主旨演講。 於佳寧指出,上一輪加密牛市自美聯儲放水開啟,然後由新一輪Web3 敘事驅動。相比之下,這一輪,目前我們尚沒有看到一個清晰的核心創新和敘事,不是因為創新太少,而是太多了。當前整個市場還不穩固,未來也有可能出現「倒春寒」,即便大項目也有可能出現撤資,因此加密市場的「春天」還沒有完全到來。任何一波牛市的到來都需要有四個條件:資金、人才、技術、用戶。 資金方面,目前加密市場的資金通道有點滯後。在其他國家資金通道關閉的情況下,中國香港會成為新的機會。和全世界相比,中國香港的融資方式並不算世界領先,可能比不上美國、新加坡等地,因此,中國香港正在積極探尋更多的可能,包括數字港元、數字人民幣,包括香港Web3 協會成立等。儘管如此,說實話我們對香港仍有一些擔心,銀行賬戶凍結的事情可能會時有發生。 從技術角度來講,MR 和AI 的發展會是下一階段的重要驅動力。此外有云服務,有中間層等等,目前隨著整個行業架構越來越清晰,我們已經具備了迎接十億用戶的條件,未來十年應該是Web3 的黃金十年。 對於Web3 和AIGC 的關係,於佳寧認為,AIGC 相當於研發,Blockchain 則是財務的角色。在後續發展上,AIGC 可以幫助普及/民主化NFT,在ChatGPT 上也可以學習AIGC。而Web3 就是UGC + PGC + AIGC。 「我認為這一波最主要的是基礎設施的鋪建,包括ChatGPT。相應的,以太坊會成為超級資產,衍生出更多賽道。」於佳寧指出。 最後,於佳寧介紹了其創辦的Web3 教育品牌UWEB。他指出,師資力量是UWEB 的一個重要優勢,UWEB 的師資都是最了解這個行業的專家。 Michael Elko:彭博關注加密投資市場趨勢 隨後,彭博香港策略發展業務總監Michael Elko 介紹了彭博在協助投資者進行數字資產投資方面的相關解決方案。 Michael 指出,當前大多數機構的資產配置中還沒有加密資產選項,但是在亞太地區,投資者對於加密資產的關注度與日俱增。彭博注意到這一發展趨勢,在過去3 年中不斷完善相關產品和服務,以幫助機構更高效地投資加密資產。 他介紹,在加密投資領域,Bloomberg 繼續發揮在金融市場數據、內容和分析方面積累的優勢,幫助機構投資者了解其所需的數據,提供多種語言的資訊內容,以及自有研究團隊和第三方機構的分析報告等。此外,彭博還創建了加密貨幣指數供投資者參考。 圓桌討論一:彌合傳統金融與Web3 的鴻溝 接下來進入第一個小組的圓桌討論,由C² Ventures 創始人兼管理合夥人Ciara Sun 主持,Orderly Network 聯合創始人Ran Yi、Hack VC 管理合夥人Alex Pack、Animoca Brands 董事會成員Arnoldo Concepción等,圍繞彌合傳統金融和Web3 的鴻溝、香港發展Web3 的優勢,分別發表了各自的見解。 Ran Yi 表示,Orderly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行業需要很多像Bloomberg 這樣的基礎設施來彌合差距,Bloomberg 知道TraFi 的人想要什麼,並已經為他們提供了多年的產品,現在只是增加了新的品種供他們使用。美國目前對Web3 不是很友好,而中國香港有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歷史,有先進成熟的金融框架,比如ETF 等,未來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對於投資者的建議,Ran Yi 認為應該專注於大市值幣種,而不是小幣的投機。 Alex Pack 也認為,目前仍有很多基礎設施需要建設,就像1990 年代TraFi 剛起步時一樣,在人們能夠真正使用它之前,需要經過多輪建設。香港是一個金融中心,它對創新試驗更加包容,即使拋開監管層面的東西,香港的多元文化也很適合發展Web3。 Arnoldo Concepción 表示,中國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有英語語言環境,政府也非常支持Web3,特別是與新加坡相比,後者政府承諾的一些東西並沒有兌現。遊戲是Web3 的一個非常好的入口,鏈遊也在學習Web2 遊戲的經驗,不斷提升用戶體驗。 Ciara Sun 表示,DeFi、遊戲都是Web3 重要的發展賽道。但Web3 遊戲有一個用戶進入門檻,這對於更多來自Web2 的用戶來說是一個障礙,希望這一塊早日突破,降低用戶進入Web3 遊戲的技術門檻。她對投資者的建議是:在開始任何投資之前,做你自己的研究,如果你看好,那麼先從比特幣開始。 Ciara Sun:從Web3 VC 看香港的投資機會 接著,Ciara Sun 帶來了主旨演講,分享了Web3 VC 眼裡的香港投資機會。 她認為,首先是香港的地理優勢,資本市場優勢也非常明顯。此外,香港是普通法系,對於Web3 後續發展非常方便,香港的人才也能適應高速的發展節奏。基於以上幾個特點,香港對於Web3 企業有相當大的吸引力。 香港的政策支持,對於創新企業和Web3 也有吸引力,例如香港科學園,包括數碼港都有支持政策。香港政府對於科技創新的鼓勵也不僅限於本土公司。 在交易方面,香港的監管也更加平衡,早在2019 年就發布了監管指南,為行業提供了很多指導,表明從2019 年開始,香港就有一個開放的態度。 政策的轉變不僅對企業和投資人有利,也是對香港金融和技術創新地位的鞏固。國家已經把香港的發展列入十四五規劃,希望香港對Web3 繼續保持開放態度。 Ciara Sun 同時提醒,接下來可能會有一些打著「香港概念」的項目,投資者要嚴格評估項目,避免盲目跟風山寨幣,做任何交易之前,請先做好Research。 圓桌討論二:行業呼籲香港政策保持連貫性 接下來進入第二輪圓桌討論,由Michael Elko 主持,量子鏈基金會發起人Patrick Dai、OKX金融市場總監Lennix Lai、金沙江資本資產管理部主管Ezra Wong、DeSyn 協議聯合創始人兼CEO Lionel Yuan 參與討論。 Patrick Dai 表示,長遠來看,區塊鏈會成為主流。但在下一個週期,大多數項目都希望與現實世界建立鏈接,以前所有的東西都在鏈上,下一個週期大家希望有一個通往物理世界的通道。 他指出,Web3 生態的一個用例是穩定幣,大家希望香港能夠為創業公司提供穩定幣的許可。第二個用例是Metaverse 和NFT,香港是一個貿易/商業中心,大品牌可以通過NFT 與他們的消費者建立聯繫。今…

    2023-04-17
    12.3K
  • 肖飒:上海数字规划——放开NFT交易的“令箭”?!

    7月13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称上海数字规划),在数字贸易部分,列明“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新闻一出,引发热议,数字藏品行内人分为两派:一派是喜大普奔,大利好,准备大干一番;一派是谨慎观望,说不定几年后就被经侦带走。 那么,到底我们应该如何理性看待地方政府的规划?且听飒姐分解。 一、上海数字规划的对象不是商业主体,而是各政府职能部门 上海数字规划的依据是国务院发布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简称全国数字规划)国发【2021】29号文,国务院发布的规划是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部委、各直属机构”,也就是“公对公”。同理,我们来看上海数字规划,抄送单位是:“市委各部门,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市政协办公厅、市纪委监委、市高院、市检察院”,也是“公对公”的文件,并不是直接给市场以指令,或者说需要各下级机关进一步细化鼓励措施,才能精准定位到“具体市场主体”。 纵观全国数字规划,重点在于优化升级数字基础设施、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作用、大力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持续提升公共服务数字化水平、健全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着力强化数字经济安全体系、有效拓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等。其中,全文第六部分阐述“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第三小点谈到“加快培育新业态新模式”,给出了更细致的内容: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工程:(1)持续壮大新兴在线服务;(2)深入发展共享经济;(3)鼓励发展智能经济;(4)有序引导新个体经济。第四小点谈到“营造繁荣有序的产业创新生态”,其中与NFT最相关的是:鼓励开源社区、开发者平台等新兴写作平台发展,培育大中小企业和社会开发者开放写作的数字产业创新生态,带动创新型企业快速壮大。 鉴于此,与NFT相关的内容有限,我们从如上内容可得出:上位规划中并未对NFT给出鼓励或不鼓励的态度。直辖市规划只能对上位规划进行细化,从外延上来讲,可以将非同质化代币解释为数字产业的一种创新生态,但规划是规划,法律边界是法律边界。 我们承认法律具有“时滞性”,囿于法律稳定性(给予市场稳定预期)的要求,不少法律是滞后于新兴事物的。但是,法律也会给出缓释之地,经过全国人大或常委会批准,在某些区域或领域内有些法律可以按下暂停键。那么,直辖市的规划是否经过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呢,目前显示没有,也就是说无论地方上如何规划都必须在既有法律框架下进行探索和尝试。基于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上海数据规划并没有给NFT二级交易和交易所开绿灯,也没有“首肯”房地产等资产进行链上数字化发售。 二、数藏NFT可容纳进“”文化数字化“”框架,值得支持 “文化数字化”是国家战略,我国文化底蕴深厚,有丰富的IP资源,应当深入挖掘。近年来,数字藏品异军突起,将国风传递给新一代,并且深受全世界人民的喜爱。 飒姐支持将我国优秀的文化输出给数字世界,目前采取NFT的办法固定著作权里的财产权,合规路径有望畅通。脱离开文化产业,单纯讲NFT非同质化代币,坦率地讲,意义有限。科技服务实体经济,文化产业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科技服务文化产业是当今社会的题中之意。 当下,数藏NFT行业良莠不齐,大有“劣币驱逐良币”之势,胆子大野心大的企业,开了二级市场并与国外公链和交易相挂钩,对国内用户宣传购买NFT就是购买了一个能够增值保值的金融产品,随着二级市场价格涨跌,形成K线,割韭菜。更有甚者,在敏感的消费者社群中安插眼线,故意放出某NFT的原著作家的消息,通过控制放出消息的时机来引导二手NFT的价格,请脑补资本市场中“操纵证券价格”。相对保守的大厂,一般采取一级市场发售的做法,转赠需要较长的间隔,从而降低金融属性,避免消费者非理性炒作。这种做法被外界笑称“阉割版”,但这种做法着实法律风险最小。 在开设二级市场的NFT交易平台中,寄售模式的合规价值较大,在此飒姐不赘述。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中国文化乘上数字化的东风,NFT作为文化数字化的利器不应被放弃。对于上海数字规划,我们是认可并钦佩的,更多的地域不敢尝试新事物,怠于鼓励新事物发展,直至错失历史机遇,令人扼腕。 三、监管沙盒,给予鼓励,但不逾矩 预判下一步上海数字规划的落地,一是园区,各类园区在承接公司入驻时有倾向,自带优惠政策,若NFT在本地落地生根,将有大量NFT交易平台落户上海的各大园区;二是行业发展和自律,新兴业态是否能归到既有的互联网金融或者金融科技赛道,飒姐不得而知,但NFT交易平台一定会归到某一个行业组织,接受自律组织的“软性监管”;三是地域,开辟特殊地域从事不同细分行业,这也是规划落地的方法,张江有张江的优势,嘉定有嘉定的特色。 如果猜得没错,下一步就是大规模的技术及应用培训和创业孵化,飒姐有可能会被喊来当讲师,拭目以待。 基于第一部分的分析,我们建议还是选择某一地域或某园区,给出地方性的监管沙盒,即允许一部分有实力有创意的企业先行先试,上下求索。一下子铺开放到社会容易出现非理性炒作和维权,在固定区域内给出一定的门槛,才能够筛选出适格玩家。至于监管沙盒sand-box,学术论文和分析文章已经烂大街,飒姐就不展开论述,总而言之,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不要压抑创新创业的小火苗。为NFT行业开辟一个监管沙盒,是值得的。 四、严守底线,绝不非法集资 上海数字规划之中,关于发展NFT等商业模式的着眼点在于推动文化数字化,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因此,并不会改变底线,即NFT应当发挥其作为文化产品的属性,坚持守正创新,赋能实体经济。同时,坚决防范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在防范金融化、证券化倾向的大方向上,非法集资是必须要我们绷紧神经应对的“红线边界”。 目前情况看,NFT行业的非法集资风险点大致有两个: 其一,数藏平台通过分割所有权或批量创设等方式削弱NFT的非同质化特征,进而落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涵摄范围之中。今年3月1日生效的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非法集资解释”)第二条第(八)项明确指出以虚拟币交易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符合本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条件的,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处罚。 其二,数藏平台开展加价回购NFT等回购手段,进而落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涵摄范围之中。非法集资解释第二条第(四)项明确指出,不具有销售商品、提供服务的真实内容或者不以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为主要目的,以商品回购、寄存代售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符合本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条件的,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处罚。 五、NFT,谨防金融化和沦为洗钱通道 据我们观察,有些NFT的升值速度令人咋舌,甚至出现百倍NFT,高额的单价可能会被不法分子盯上,成为洗钱的工具。在海外,已经有嫖客使用NFT做嫖资进行非法交易。去金融化和反洗钱“一体两面”,正因为NFT具有金融属性,其才能够成为洗钱的“理想工具”。正如前所述,上海数字规划并不会和国家目前监管的大方向相背离。数字藏品行业想要乘此东风,就必须进行价值切割,尽可能摆脱掉NFT的金融属性。 上海对于实物炒作很早就关注,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就曾发布过《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连一…

    2022-07-14
    29.6K
  • NFT租赁:破解流动性难题

    NFT赛道发展至今,NFT的流动性,似乎成了行业内不约而同想要发力的方向。除了多次聚焦NFT二级转让市场外,飒姐团队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讨论过关于NFT出质与抵押借贷的问题。今天,飒姐团队想要跟大家探讨“流动性”的另一个话题——NFT租赁。 NFT租赁的实际操作与背后逻辑 众所周知,在NFT市场发展蓬勃且多元的海外市场,NFT的落地场景包括头像图片、游戏资产、元宇宙虚拟土地、域名等,持有这些NFT资产的用户可以将其用于展示,或者在游戏中使用。可是,很多持有者和平台并不满足于这样的使用场景,他们将NFT开发出另一种变现方式——“出租”,于是,就有了相应的NFT租赁市场。 在NFT租赁市场中,一般是由出租方来定义NFT资产的租赁价格、抵押品和最长租赁期限。承租人选择租赁期限并支付抵押品和租金。目前,NFT租赁主要应用于链上游戏场景,可出租的NFT资产多为游戏装备、道具或游戏人物。NFT租赁平台应用代表——reNFT reNFT支持NFT持有人出租NFT资产获得收入,并计划将链下具有出租属性的资产铸造为NFT上链,解决出租方和承租人的信任和安全问题。在reNFT平台,NFT艺术品、虚拟土地NFT、游戏的NFT资产、NFT域名等均可出租给有需求的用户,持有者们可以通过固定价格、期限和抵押品数量选择出租他们的NFT。 reNFT事实上通过租赁形成了一个让NFT匹配用户需求的市场,比如有人拥有多个域名NFT,但他没有那么多的使用需求,便可以通过租赁市场释放闲置的域名NFT给有需求的人。租赁市场的爆发可能还需要等待整个NFT市场的成熟,包括用户、游戏公会和项目方持有NFT的闲置程度,也包括NFT租用与借贷的区分等事关市场风险的规则明晰。 NFT租赁对应国内法的法律规定 根据我国《民法典》第七百零三条规定:“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由此可知出租主要目的是为了使用或者收益。根据前文所述,NFT的租赁目前主要常见于游戏装备、道具与人物等。这样的租赁行为一般意义上的确是为了满足使用或者收益的需要。但是,由于我国目前NFT对应的链游发展还不完善,NFT各种应用场景仍然处于开拓和发展之中,国内NFT如果想要发展到海外链游这样的应用程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虽然NFT的法律性质目前仍未有定论,但是其可以受到虚拟财产的保护几乎是一种共识。在NFT租赁的相关法律问题上,我们也不禁联想到网络游戏账号网络装备租赁这一问题。由于目前网络游戏账号权属、网络游戏账号租赁交易平台的规范可以说是均处于法律空白地带,而网络游戏账号租赁交易平台的正当性认定与网络游戏账号权属认定以及是否符合相关部门监管密不可分,这导致了网络游戏账号租赁交易平台的存在是否正当的问题存在不少争议。有观点认为,网络游戏账号租赁交易平台是明知网络游戏行业禁止游戏玩家交易游戏账号的行业通用处理规则和商业模式,仍组织、诱导、帮助他人出租、转让、出借网络游戏账号,恶意破坏和干扰了网络游戏账号的正常商业模式和经营秩序,破坏了公平、公正的游戏秩序,危害游戏安全性和游戏体验,并非正当商业模式,甚至存在构成不正当竞争之嫌。 NFT租赁平台的合规风险  滋生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 综合Glassnode等多家知名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的报告,我们可以大致得出一个数据:截至21年底发送至高风险地址的虚拟货币价值约为250亿美元,其中被盗虚拟货币占90%以上,其次是暗网、诈骗和勒索软件。NFT市场正在接收到越来越多的非法资金。根据Chainalysis报告,2021年第三季度,非法地址发送到NFT市场的非法获取的虚拟货币数额大幅跃升,超过100万美元。这一数字在第四季度再次增长,增长到近140万美元,这些非法资金大部分来自盗窃和诈骗犯罪。随着NFT等数字藏品市场的进一步繁荣,NFT租赁、抵押借贷等新玩法的不断推出,未来几年将会有大量的非法资金的快速而隐秘地涌入市场,滋生以洗钱为主的各类犯罪,这也是平台需要加大力度防范的方向。 著作权方面的纠纷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七)出租权,即有偿许可他人临时使用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计算机软件不是出租的主要标的的除外”。从法律规定看出,我国似乎只赋予“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著作权人以出租权。尽管一些学者认为《著作权法》这样的规定并不合理,应该扩大享有出租权的作品范围,但是目前法律规定仍然采用上述范围。那么对标NFT,是否可以归入“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行列中呢?笔者认为有一部分以视听作品形式表现的NFT是可以纳入到此范围中的。但是目前市面上的NFT主要以电子图像的形式展示,如果权利人或者NFT平台想要获得此类NFT出租权的授权,又该如何确定权利来源以及彼此之间的法律关系呢?笔者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具有争议的问题。 写在最后 与海外发展脉络不同的是,我国对于NFT一直采用谨慎的态度,以防其扰乱原有的金融秩序,给经济、社会造成不良影响。所以自2021年开始,NFT的发展路径是其不断去除“金融化”属性的过程。我国数字藏品的定位是文化数字化的媒介、工具和成果,是数字艺术品、数字文化产品,其价值和意义在于保护、发展和促进文化创新,目的在于促进文化繁荣,绝非是让人用来炒作赚钱的。因此,在面对“流动性”问题时,仍然要把握数字藏品的核心定位,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规制。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行业的良性发展。

    2022-07-20
    21.5K
的头像
已有 0 条评论